彩客能赢钱吗-开春了,最近你在哪儿耍喃?

彩客能赢钱吗-开春了,最近你在哪儿耍喃?

彩客能赢钱吗,【方言词条】

伸展:舒服、舒坦、尽性、悠闲。

赔耍档:赔档,即赔偿,赔偿损失。耍档,无妄之灾,自找的损失。

张花实:爱出风头,做事不专心,毛毛躁躁的人。

王浩 文 郭劲松 画

开春了,成都人恐怕耍得更安逸了。

说起耍,耽怕没得哪个塌塌的人有成都人会耍,单单这个耍字,就基本上把成都人特有的淡定休闲刻画得入木三分,用现在而今眼目下最流行的说法,成都人个个都是佛性青年。

就拿耍朋友来说,各位师兄都懂得起三,人家北方人一般都是正二八经地叫谈恋爱,你可以想像一下,谈是一件好严肃的事情嘛,比如扯筋割逆了需要坐到一起谈判,比如事情没做巴适遭领导喊去谈话,那都是谈,不是一般的累人,甚至吓人。所以,成都人叫耍朋友,耍好轻松喃。

耍,对于成都人来说,就是一种生活态度,如果你遇到一个熟人,最好不要问他“最近在忙啥子喃”,这样容易显得你不懂生活,你应该问他“最近在哪儿耍喃”,让你整个人的格调立马就上档次了。当然,如果你找一个朋友办事,他给你说“不慌多,耍哈儿再说”,那你多半就是被拒绝了。关于成都人耍的龙门阵,那简直要起摞摞,随便摆两个给你听耍。

拧倒了?耍伸展再说

要说成都人的耍心重,点都不夸张。有一回过年,我们几个朋友约好,三十团完年,初一一大早就自驾出发。为了尽孝心,又不耽误耍事,还各人劝到各人老妈一起出去,方法那叫一个五花八门。这个给老妈说,“唉呀,老妈,你看成都的天气好恼火嘛,天天灰不笼耸的,走嘛,泸沽湖太阳之巴适。”还有的说,“老妈不用担心三,路是远了点儿,但是你就只负责在车上跩瞌睡,我绝对开得稳稳当当的。”总之,几位太婆被这几爷子都说动了,那就走嘛。

一路上,几爷子开车那叫一个把细,时间是不能赶的,只能慢悠悠的开,生怕哪个老的不安逸了说要倒转去。高速服务站基本上是每站必停,因为要照顾老人家活动腿脚,解手方便。总之就是无微不至,脚趾拇儿都抓紧了。结果等磨拢石棉,几个老妈反倒提抗议了,“你们几个死娃娃,咋个这么玄得哦?都是刘玄德嗦?照你们这个样子像乌龟一样爬,天黑了都到不到西昌!”刘哥的老妈更是直接洗刷:“你是觉得我没见过世面没出过门嘛咋个嘛?泸沽湖我退休前出差还是去过三,那会儿还没得高速嘞。”

几爷子遭一顿洗骂,心头反倒高兴得很,终于可以飙快点了,“要得要得,我们开快点!”车到西昌,果然太阳都还挂得高高的,在酒店安顿下来,趁到夕阳西下的美景正好,带着老妈们到邛海边上吃烧烤喝啤酒,顺便听老妈给我们摆些他们当年的老龙门阵,简直巴适得板。

可能是老妈们的老龙门阵勾起了我们的未泯童心,酒足饭饱之后,看到旁边的健身步道上有人出租山地自行车,个个像老玩童一样抢到要给老妈表演车技。话说刘哥逮到一挂自行车就飞身而上,连坐凳儿的高度是不是合适都没弄醒豁,结果一个晃晃儿没骑稳当,龙头儿一偏就要翻翘,说时迟那时快,刘哥脚一扠,“唉呀!”因为坐凳儿太高,刘哥没扠稳,哐当一下,单手撑地跘了下去。

“遭了,我的手遭了!”刘哥坐在地上一脸痛苦地扶到左手,他老妈在一边心疼得直骂:“你个瘟丧,哪个喊你张花实嘛,看嘛,这下安逸了!”可能头一阵疼痛熬过了,刘哥慢慢站起来,赶紧宽慰大家:“莫得事莫得事,估计就是拧倒了,明天就莫得事了。”

转天照常上路,继续往泸沽湖,刘哥再也没跟大家说自己手痛,只不过借故为了安全起见,换了个人掌方向盘。直到大家高高兴兴在泸沽湖耍伸展了,回到成都之后,刘哥才悄咪咪喊我陪他去照了个片,确定自己是不是骨折了。很幸运,刘哥确实只是拧倒了,但是这种连伤痛都要暗起,只为了耍伸展的精神,实在让人佩服。

耍疯了?小心赔耍档

大人为了耍伸展可以轻伤不下火线,小娃儿如果耍疯了,那就可能要赔耍档。记得我上小学那会儿,就遭过这么一回。当时是一个春天,学校兴轮流值日,每天放学后,每个班都有值日生负责收拾教室里的课桌和凳子,另外还要安排两个校级值日生负责打扫操坝的卫生。当校级值日生是个很光荣的差事,一般的学生还没得资格,要么是班干部,要么就是学习成绩好的娃儿,我从来没得机会当干部,不过成绩嘛,确实在我们年级都算前几名,所以有一盘就得到了这个当校级值日生的机会,心里面当然是相当得意的。

轮到我值日的那天,一起值日的还有我们班长,人家当了好几年班长了,值日这种事情简直是家常便饭,所以他根本就没当回事。放学的时候,我多早八早的就扛起叉头扫把跑到操场上去候起,就是想让放学的同学看到我在值日,显摆一下值日生的身份嘛,结果被班长吼回教室,说要先把教室收拾好再去扫操坝,弄得我很扫兴。

到了扫操坝的时候,我就憋起想整一下班长,利边用叉头扫把往他脚上舞,前几下他以为我是没注意,后头反应过来,他开始反击,也用叉头扫把来整我,结果我们两个就开始在操坝头你追我赶的狂起来。老话说,“人狂莫好事,狗狂莫屎吃”,我们两个狂来狂去,到是没有像一般娃儿那样弄来狂鼓了狂翻脸,甚至忘记了我们是为啥子狂的。但是,耍疯了的两个娃儿还是狂出事来。

本来还是你扫我的脚,我戳你的腿,到后来就成了你把叉头扫把举起追我一截,我又反过来提起叉头扫把给你甩过去。突然发现,把叉头扫把像甩标枪一样掟起出去很过瘾,我们决定比一下,看哪个甩得更远。一盘、两盘……结果有一盘,我的叉头扫把甩歪了,扫把的把把咚地一下戳到操坝边上学校写板报的黑板墙上,把黑板戳了一个凼凼,里面的红砖都露出来了。

“哦豁!”两个娃儿当场就瓜起了,心头在打鼓,这下赔耍档了,不晓得这块黑板墙补起要花妈老汉儿好多钱。“你们两个!给我到办公室来!”收发室那边,值班的老师显然发现了我们闯的祸,一声怒吼,我们两个只好搭起脑壳乖乖去办公室罚站去了。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
十一长假将至!如果国庆跑长途,现在准备这些东西还不晚

古力娜扎是摆拍一姐,随意姿态都像画中人,天生就适合拍照当模特

最新雅思官方消息:雅思官方彻底取消报考次数限制!

英媒:钯价16年来首次超过金价 成为价格最高金属

密封件技术美国封锁50年 中国已攻克助力核动力航母